收藏点赞0


你知道这项古老而精致的传统技艺吗?

你知道这些手工艺者在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时依旧踽踽独行吗?

没错,这就是黔东南地区最负盛名的传统手工艺——苗绣。今天就让我们一同走近太阳鼓苗侗服饰博物馆创始人杨建红,去听听她关于苗绣的故事吧。

导演约翰·拉塞特曾说道,艺术挑战技术,技术启发艺术。现代化浪潮在不断推着我们向前的同时,也正在不断冲击着传统民族文化的根基。面对传统手工艺濒危甚至失传的窘境,杨建红将现代的服饰理念融入民族文化,将先进的生产方式引入传统手工艺。正因为有着这一份对民族服饰的热爱以及传承创新民族文化的信念,她带领黔东南州甚至是全国传统手工业者,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尝试着艺术影响生活的种种可能。

1.结缘民艺

在文化快餐的时代,如此的坚持执着实为难能可贵。

杨建红从事民族服饰设计收藏已经24年了。在文化快餐的时代,如此的坚持执着实为难能可贵。而当被问起是什么契机使她与民族服饰结缘的时候,她跟我们道出了一位专门研究纺织技术的日本研究员——鸟丸贞惠。这位异国女性30年以来对贵州地区民族服饰孜孜不倦的探索让杨建红深受触动,再加之几次与她的交流,杨深刻意识到了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彼时正值90年代末,中国文化软实力缺失严重,保护传统文化的历史责任感也促使了杨决定尽己所能为民族服饰出一份力。于是,她毅然辞掉博物讲解员的职务,开始了自己的漫漫求索之路。

2.“太阳鼓”初长成

2008年,杨建红举全家之力,倾其所有,建立了黔东南首家民营专题博物馆——太阳鼓苗侗服饰博物馆

经过几年的积累和钻研,杨建红于2000年下海创办了以她自己命名的苗绣工作室,从事民族服饰的收藏、保护、展示、培训、研发和销售。2008年,杨建红举全家之力,倾其所有,建立了黔东南首家民营专题博物馆——太阳鼓苗侗服饰博物馆,位于黔东南州凯里市三棵树镇,馆内共有展品近10000余件,展品价值4000余万元。博物馆吸引了一大批到黔东南的外国游客,特别的文化内涵、原生态的精神诉求、高超的刺绣技艺,一件件苗侗民族服饰的展卖品令参观者叹为观止。之后,为支撑博物馆的运营,杨又设立了黔东南州太阳鼓苗侗刺绣有限责任公司,并以公司为依托建立了18个手工专业村。这不仅解决了很多苗侗妇女的就业问题,也推动了传统手工业走向市场化和专业化

△ 长角苗盛装

△ 太阳鼓博物馆文创骨瓷餐具

3.促教育,新课程

在你眼里,一座民营博物馆的价值能有多大呢?大家可能各执一词。但在杨建红看来,民营博物馆担负着传承文化和社会教育的社会责任。为此,她也一直不懈努力。

“一是通过出版书籍,让更多人能学习到苗绣这项民间艺术。二是和院校合作,我们这里也是大学生和技术学校学生的实习基地,他们能在这里学到很多和民族艺术有关的东西。三是在社区进行宣传展览,我们有社区手工课提高居民的手工兴趣,同时我们也有网络平台上做一些教育的宣传。”她这样说道。

△ 杨老师在教学生叠绣技法

“其实苗绣是一种生活技艺,它是可以运用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

或许很多人会认为苗绣是一门技法复杂、高深精湛的民间艺术。“其实苗绣是一种生活技艺,它是可以运用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杨馆长如是说。为了更广泛地推广苗绣,她还在博物馆开展了各式各样的苗绣课程。

“苗绣共有20种针法,是一门极富特色的艺术。学员通过学习可以做成一个非常漂亮的成品,从而获得成就感。课程是由浅入深的,从初级班到高级班,学员的兴趣也会逐步增加。”

△ 蜡染体验课学生作品-购物袋

△ 部分苗绣作品展示

相比于传统教学,线上教学为受众提供了更多选择空间,内容形式更丰富,不受教学时间地点的限制,受众面可以延伸至海内外

除了线下学习,杨建红还在筹划开展线上手工教学。相比于传统教学,线上教学为受众提供了更多选择空间,内容形式更丰富,不受教学时间地点的限制,受众面可以延伸至海内外,对于提升太阳鼓博物馆的影响力尤为重要。学生们仅凭一台电脑或一部手机就能随时随地回看视频,也可以通过网络与老师交流手工问题。正是采用这般双管齐下的方式,杨建红不仅逐步打开了年轻的学生市场,鼓励了更多年轻人去学习这门艺术,为解决传统手工业后继无人的尴尬提供了后备人才,同时也把看似神秘的苗绣文化变成了一门有实用性、雅俗共赏的文化。

4.走出去,新传承

太阳鼓博物馆不仅为不同职业阶层的人群提供了了解传统民族文化的窗口,同时也在蓄力酝酿和多个实力公司合作,寻求国际化发展。2011年8月,太阳鼓博物馆与爱马仕上下(上海公司)签订了为期五年的供货协议,成为了贵州省首个与国际品牌合作的民族文化企业。不合时宜,消费受众面窄一直是许多手工艺产业持续低迷的原因之一。通过越来越多的国际合作,杨建红意识到,民族文化只有加入现代化、国际化的元素才能变得更时尚、更有价值。而她深知这条现代化转型的路还很长。

△ 国外设计师访问苗寨

但是,她不甘于停留在对传统手工艺的原地踏步,于是她通过各种国际化的平台和渠道打响苗绣的品牌设计,用中国的设计和手工告诉世界:苗绣并不是一门过时的古老艺术,而是一门可以带领中国传统文化走向世界的艺术。

△ 「瑞兽之书」系列针线包-Long/翔龙

△「瑞兽之书」系列针线包-Auspicious/瑞宠   by杨建红、苏素、杨松耀

他们将传统工艺解构并融入现代的设计语言,亦是对中国设计精神的全新诠释。

杨馆长及她的朋友们以历时半年绘制的“瑞兽”为基础,重新解构重组;以“城市色彩”为灵感,融合了紫禁城建筑和香港霓虹都市色感,意在通过色彩来激活传统元素,进行跨越文化族群的沟通。手拿包的内衬布选用了贵州侗族独有的“亮布”材质,再与书型针线包改造结合,将设计的能量注入传统,融进美好的生活日常。

2017年4月4日,「瑞兽之书」针线包正式亮相2017米兰设计周“RONG融”当代设计五年展。他们将传统工艺解构并融入现代的设计语言,亦是对中国设计精神的全新诠释。这是中国匠人对传统工艺应有的价值观,它不应是一成不变而是一个消化与再生的过程。他们所能做的便是:向传统工艺致敬,向古老智慧致敬,向匠人之心致敬。

5.现代化,新生产

传统自给自足的个体手工业时代已经逐渐被机器大生产所替代。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杨建红在采访中强调,传统文化依旧是设计创作的精髓所在。由于纯手工制品所需投入的人力和时间成本令人望而生畏,因而杨建红顺应时势采用机器+手工的生产方式。她是这样描述两者关系的:“机器可以提高生产效率、节约成本,而手工则是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以前我们都是纯手工制作产品,现在我们还可以用3D打印来制作银器呢。”由此可见,传统与现代携手同行并非不可能。

△ 绘制蜡染裙条

在传统手工艺走出去的路上,互联网已成为必不可少的手段之一。

同时,随着传统实体店的获客成本不断提升,杨馆长也开始积极拓展互联网方面的业务,并希望互联网的发展给太阳鼓博物馆带来了不一样的生机。她谦虚地说,做互联网是年轻人的强项,我们其实还处于初步探索阶段。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互联网用户的增长,线上经营受众面广、方便快捷、随时随地的优势愈发凸显,为经营者和消费者提供了低门槛的平台。在杨馆长的微店中,我们看到了许多精心筛选的特色产品,从手工银饰到苗绣编织包、防染布再到文创品,都是绝对的OOAK(One Of A Kind)产品。在微店市场日益泛滥的今天,微店的经营必须有重点、有特色才能得以突出重围。由此可见,在传统手工艺走出去的路上,互联网已成为必不可少的手段之一。

△ 部分微店刺绣产品展示

在保护和发展民间艺术的道路上,有些人会陷入固守传统的瓶颈,有些人会因现代文明的冲击而望而却步。能“让民间艺术优雅地活着”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而杨建红馆长给我们做出了一个杰出的表率,用她的行动证明了互联网+时代下民族艺术的种种可能。

最后,她想对在路上苦苦摸索的手工业者说:坚持民间艺术的传承,你的一点点努力就会让民间艺术活得更优雅一些。

收藏点赞0